中美贸易的发展是双赢

时间:2019-01-07 09:23 点击:

美国二战后与苏联及现在的俄罗斯对抗,是贯穿了好几十年的“国策”,还有和沙特、加拿大、欧盟的盟友关系,也持续了很多年,历经多次白宫和议会控制权的变更而不变。那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难道就不能长期坚持?我的想法是很难持续。
2013年,我曾在个人博客写过一篇《中国和平崛起的三大战略》,这三大战略分别是:成为美国大宗廉价商品的最大生产国;购买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;韬光养晦。
对中国来说,第一条是美国很难舍弃在经贸领域合作的利益。
美国产业空心化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,以曹德旺在美国开工厂只能招到五六十岁的老人,就可以认为不可能重新工业化,特朗普任期内根本完不成这个任务。美国制造业企业大量外流,很重要的原因是工会已沦为某种利益集团,不断增加企业的成本。
另外,美国的医疗保险公司等利益集团在大概30多年内将美国医疗成本占GDP的比例从大概6%提高到目前的大概18%,从而提高了美国制造业企业的用工成本。
中国向美国出口海量的质优价廉的商品,有效压低了美国的通胀,提高了美国人的生活水平。记得有个美国记者早在20年前就写了一本书,讲述不买任何中国商品一年的日子,现在就更离不开了。
1994年,美国和加拿大、墨西哥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(最新版为《美墨加协定》),但墨西哥这个一次全国竞选132名政界人士被杀(含48名候选人)的国家有可能替代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吗?
放眼全球,哪个国家能替代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地位?印度?正好彭博社2018年10月17日报道称,日本在印度的高速铁路计划正因征地困难而陷入困境,在项目启动一年之后,铁路所需的1400公顷土地只征得了0.9公顷,导致该线路2023年完工的目标可能无法完成。由于征地进度过慢,日方已停止发放第二阶段的贷款,并估计2019年1月动工的计划难以实现。而印度方面此前甚至还要求铁路应在2022年竣工,现在却连原计划的2023年都很难实现了。
中国的投资环境和制造能力,富士康老板郭台铭2010年9月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访问时的讲话很具有代表性:在巴西、印度和俄罗斯设厂有利涉足本土市场,不过这些地方目前都难以取代中国地位。
巴西进口关税高昂及消费市场潜力巨大,是吸引富士康到当地设厂的因素。目前iPad在当地售价为美国两倍,本土生产可规避税务障碍,降低成本,但富士康想在那里找大量技术工人的难度会高于中国。
他又指出,印度虽有软件,但硬件落后了20年,国内各地法制不同也成外资障碍;俄罗斯的官僚作风亦拖慢了企业效率:“在成都建8座厂只消3个月,在俄罗斯却要花两年。”
他总结道﹕“印度、巴西、俄罗斯,在那儿设厂对本土消费有利。但我相信,未来20年中国作为世界生产中心的地位仍不会受挑战。” 
美国在正式加征关税之前,曾开听证会,结果90%多的美国企业界、行业协会代表反对,理由如中国产品无可替代,或从第三国进口成本更贵等。以前美国和苏联长期对抗的基础是双方没有太多的利益共同点,而中美却有这样的双赢基础。
中国崛起虽然在美国引起了普遍焦虑,但并非意味着政局变化后,官方政策仍会一成不变。与特朗普相比,其他政客很可能会更多地考虑美国企业界、行业协会的意见。
贸易摩擦没有赢家,只有两败俱伤的结局。所以,美国要想长期和中国搞贸易摩擦,就看美国能否长期面对因此带来的阵痛——看美国各界能否承受物价上涨的压力,美国企业界能否承受在中国的投资收益下降的局面(中国出口商品有45%是外资企业的出口)。美国企业界利润受损,则可能比较现实地通过政治捐款流向转变的方式,试图改变美国的政治格局。
郭台铭谈到巴西工人时说﹕“巴西人一听见‘足球’便会放下工作,还会整天跳舞,完全疯掉……以巴西作服务本地市场的生产基地还可以,但由巴西送货到美国,时间和成本比从中国运送更多。”